當前位置: 首頁 >> 創業資訊 >> 創業故事 >> 


8平米小屋里的“窮工人”資產千萬
  人氣: 【字體:
  發布時間:2010-06-25 10:59:10

陋室

    房間8平方米,一張雙人床,一排衣柜,一張寫字臺,還有一張桌子,上面放著一臺電視機。僅此而已。

    四川海河高壓膠管廠地處龍潭寺東路190號,幾排平房,紅瓦磚墻,一看便是上世紀80年代建的。3月29日上午,記者走進廠要找老板張思明,工作人員便把記者帶進一間辦公室,辦公室陳舊、簡陋,除了一排舊沙發,另外就是一張舊辦公桌。記者想,一般工作人員的辦公室也好不到哪里去。正想著,張思明進來了。記者說能不能到你辦公室談談?他笑了,說這就是他的辦公室。記者非常吃驚:不論哪個老板,即使工廠舊點,但辦公室還是裝修得富麗堂皇的。

    張思明54歲,穿著一件灰色的上衣,里面一件有條紋的白色襯衫,和普通工人的裝束差不多,膚色黝黑的他眼神里露出疲憊,“我經常一天只睡四五個小時!倍潭毯押,他還是覺得應該找個更適合采訪的地方,因為旁邊廠房的機器聲不斷傳進來。他選擇了自己的房間。

    一進房間,記者又一次驚訝了。房間8平方米,一張雙人床,一排衣柜,一張寫字臺,還有一張桌子,上面放著一臺電視機。僅此而已。張思明說,所有的家具都是30年前和妻子結婚時買的,“看上去是不好看,但結實,一直沒壞!”

    張思明就坐在床沿和記者聊天。他說,他原是四川煤礦機械廠的工人,因為會說,1984年被工廠調整為一般銷售人員!安皇亲钥,我確實為廠里貢獻不小,但就是因為愛說,很多事情看不慣就說,說得多了,就令人討厭,令人討厭了,做再多的事就都等于零了!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當時一無所有的張思明辭職了,單干。他先是幫人打工,有了一定資本,就買回設備自己辦廠,他的創業故事其實與許多老板初期創業時一樣。但不一樣的是,沒有老板像他一樣,直到現在還住在8平方米的簡陋屋子里。

    張思明辦廠10多年,是不是沒有掙到錢,生活這樣寒酸?記者小心翼翼問他的收入,他也不回避,說:“我們廠是西南惟一的高壓膠管廠,一年的銷售額1000多萬元。我的固定資產就有幾千萬!”記者再一次感到驚訝。

    女兒

    張思明在工廠安家,把女兒獨自“扔”在市內。但再過一個月,她將到法國留學拿博士學位。

    張思明和妻子常年住在8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沒有廚房,沒有衛生間。他們和工人一起吃伙食團,共用一個簡陋的廁所,一同在車間勞動。張思明說,8平方米的屋子就是他們的家。為何會這樣?張思明說,我要告訴工人,我和他們是一樣的。

    張思明的這種想法,與他的創業經歷有關。1999年,當他把作坊式的小廠變成較具規模的工廠時,租用的地方一片狼藉。他和30多個工人一起白天黑夜地弄房子、調試機器,一天睡3個小時!疤幱趧摌I階段,為了節約資金,我們什么都自己干!币淮,他干著干著,竟一頭栽倒在地,別人以為他受傷了,沒想到他是睡著了。

    出成品后,工廠就一直在賺錢,張思明也一步步變成了富翁。但他的生活一點都沒有變,他說:“不能因為有錢了就和工人疏遠距離,我是想告訴工人們,我和他們是一樣的,通過自強不息的努力是可以取得成功的!惫と死罡坏聦τ浾哒f,他進廠一年多了,進來便聽工友們講張思明的創業故事,“從他身上,我們得到了動力,不僅是工作上的動力,還有生活上的動力!

    確實是這樣,張思明和妻子在工廠安家,把女兒獨自“扔”在市內,她的女兒張曉謙也因此養成了獨立自強的性格。不過,張思明在說起女兒時有些愧疚。他說,從女兒讀初中開始,她就完全獨立生活,中午在學校吃飯,晚上下了晚自習回家還得自己做飯吃,如果再有作業,那就得熬到深夜了。張曉謙一般不給父母打電話,有困難自己想辦法解決。只有一次,她肚子痛得在床上打滾,不得不給父母打電話。母親倪娜趕回家時,張曉謙已經昏迷了,事后倪娜想起這些就哭。但沒有得到父母照顧的張曉謙從四川師范大學畢業后,又在電子科大讀了碩士研究生,再過一個月,她將獨自到法國留學拿博士學位。

    笑話

    張思明形象太“工人”,所以經常鬧笑話。但這些笑談,卻成了他廠里工人口中的美談。

    在記者采訪過的老板中,絕大部分都和張思明一樣有痛苦掙扎的創業經歷,但在企業發展起來后,他們的生活方式已經與創業時大不一樣了:穿著國際一線品牌的服飾,出入高檔酒店,喝五糧液或者XO,抽中華或者熊貓香煙。張思明說,別的老板這樣消費并沒有什么不好,只是他不太習慣奢侈的生活,因而他的形象跟當年從工廠辭職出來那時沒什么兩樣。

    記者注意到,他抽的是“藍嬌”,中午吃飯時習慣喝兩口“小角樓”;他的衣櫥中有一件上檔次的西裝,不過一年也難得穿一次。因為他的形象太“工人”,所以經常鬧笑話。

    去年底的一天,張思明去理發店理發,他通常都是去最便宜的理發店。那次在原煤礦機械廠門口的理發店理完發后,他從兜里掏出錢,一張1元的和一張10元的,他繼續掏,看能不能再掏出一張1元幣,理發的小姑娘見了,忙說:“師傅,你給1元錢算了,你們下崗工人也不容易!

    笑話不止一次。就在上個月,張思明去龍潭寺某村看土地——他們的企業規模要擴大,需要另外選址。該村支部書記見他對土地的情況問來問去,就問他:你是哪里的?張思明說:“我是海河廠的!睍浘驼f:“你們海河廠的老板我認識,還一起喝過酒呢!”他對張思明上下打量了一番,又問:“你們老板怎么派你來?”書記說的那個“老板”其實是張思明的副手,之前他去看了土地,并與書記達成了共識。




    張思明的副手張渝根就很注重自身形象,穿西裝打領帶,他對記者說,他們經常跟老板去和客戶談生意,“每次去了后,人家熱情地給我讓座,給我散煙,而對張老板不理不問。他們把我當老板,把老板當隨行的工作人員了!彼f起就哈哈大笑。

    記者在采訪張思明的兩天里,他兩次坐著一輛五成新的2000型桑塔納轎車出去辦事,而在他工廠的一間庫房里,卻停放著一輛寶馬!皩汃R一個月很難用一次,只有特別的交際活動才用。我覺得寶馬車跟我的穿著不太匹配!

    工友

    安明是名刑滿釋放人員。在張思明廠里,他找到了自信;在張思明身上,他看到了榜樣。

    從2003年起,張思明確定了補充工人的新原則:普通工人,只招下崗工及“4050”人員。他說,他參加過原煤礦機械廠裁員的會議,“在宣布下崗人員名單后,他們眼中那種失落、傷感以及臉上的表情讓人印象深刻,他們都是家里的頂梁柱,突然沒了工作,一個家庭可想而知!

    目前,海河廠有50多個工人,其中20多個都是下崗工。38歲的李福德是四川橡膠廠的下崗工,剛下崗時覺得天都塌了,孩子要讀書,老人要供養,在一段時間里,斷了生活來源的他幾乎喪失了生活信心。一年多前,他被張思明招到廠里當工人,每月1000多元錢的工資收入改變了家庭拮據的經濟狀況。但對他來說,得到的不僅僅是工資收入,“我進廠就聽說張老板自強創業的故事,讓我很感動,我覺得只要努力奮斗,什么情況都可以改變的!

    張思明雖然對自己“摳門”得厲害,但對工人卻不一樣。他對工資的發放與其他企業不太一樣:他工廠的車間里有一個黑板,每個工人的名字都在上面,工人每天干了多少活,該拿多少計件工資,都記錄在上面。記者看到,有些工人一天可掙90多元,一般的也在40到60元之間。對一般工人而言,一個月能拿到1200元到1500元工資,他們非常滿意!耙郧皬膩頉]有拿過這么高的工資,老板從來不克扣我們!薄拔覀冎g沒有雇工和老板的距離,我覺得我經過努力也會像他一樣成功!薄@些,都是工人們的聲音。

    其實刑滿釋放人員安明(化名)的故事更有說服力。他也曾想靠勞動掙錢養活自己,但因為犯過罪屢次遭到用人單位的拒絕,并因此喪失信心,從而釀成“四進宮”,坐牢10多年。也因為安明屢次犯罪,家人對他徹底失望了,將他掃地出門,并多次搬家,直到他找不到為止。

    前年,張思明接納了他,這讓他深受感動,他每天踏踏實實地勞動,看著每天墻上的工資表,他看到了自己創造的價值。今年春節,安明的家人聽說他的情況后,主動找到工廠,讓安明回家吃團年飯。那個時候,安明哭了,然后笑了。

    后記:摳門老板的向上力量

    采訪張思明,我花了很長時間。和他聊,和他的副手聊,和他的工人聊。去他的辦公室,去他的車間,去他的房間,去他的食堂和廁所。

    最開始我一直都在懷疑自己,我要找的人是自強不息的,而張思明表現出的似乎與我的選題有些隔膜。但當我去了他的車間,和他的工人們打成一片之后,我突然發現并非我所想的那樣:自強的人不僅僅表現在通過不息的奮斗改變自己的現狀,更重要的是,張思明通過自己的言行把一種信心傳遞給了工人,讓他們得到向上的力量。

    在我的正文中,其實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詳細地涉及,那就是張思明擴廠。一個企業要擴廠,是生產規模達到一定程度的需求,是市場的需求,是想賺更多錢的需求。但張思明擴廠不僅僅是因為這些。他說,他擴大生產線后,估計還要補充30名左右的工人,他要招的還是城鎮下崗工,或者是曾被人拋棄的刑滿釋放人員。他說,讓更多人在生活中高興起來,比掙錢還令人高興。他還說:“光四川省,每年對高壓膠管的需求量就有5個億,我們作為西南惟一的生產工廠,年產值才1000多萬,我不拼起來,對不起我這個職業!

    “窮酸”的張思明讓我想起了富翁李嘉誠、巴菲特以及船王包玉剛,他們對待自己的生活也是“摳門”的,但他們對社會卻是大方的,兩者之間的差別讓人印象深刻。86c .net企 業 信 息 網編 輯

 

來源:《成都日報》

≡ 查看、發表評論 ≡

小受咬床单失禁的gv在线观看,亚洲a∨无码澳门在线,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漂亮人妻洗澡被公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