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管理資訊 >> 管理閱覽 >> 


民間藝術家朱仁民的悲美傳奇和仁德
  人氣: 【字體:
  發布時間:2009-06-19 09:53:30

在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有一位在國民黨時期任職的人,被劃為歷反,一家五口人被迫遷往東海普陀島。這一家人里,有一個叫 朱仁民 的,此時正好7歲。

    朱仁民1949年出生在浙江寧海,著名國畫家潘天壽是朱仁民的外公,從小深受國畫家潘天壽的影響,4歲在國畫家潘天壽身邊學習,10歲時獲舟山市美展第一名,14歲時考取中國美專附中,因父親歷反問題,未被錄取,后在普陀中學就讀。在1956年肅反以前,朱仁民一家人擁有幾年自由幸運的時空。

    幾千年以前,中國易學已發現一個原理:一般說來,人的幸運與厄運的平均值接近一個常數,稱為 時運常數。這個常數要受天理,地域,人智的約束,尤其是人的理念層次約束。民間有的預測家正是根據這個道理來推算吉兇的。

    有人說這是迷信,其實不是,數學里的概率論正是這個原理。但是對于那些不懂易學的巫術家,不在其例。時運常數是天然的,不適用于通常人為的賭博。

    朱仁民的父親在肅反時期厄運,在反右斗爭時期卻是幸運。有歷反問題的人,一般對于現實社會都是很恭敬,很順從的。你要說一個有歷反問題的人對于國家有威脅哪個相信,這是辯證法,易學正是原態辯證法。

    母親是普陀中學美術教師,每月30多元工資,養活五口之家,生活十分艱難。朱仁民有三兄弟,他排行第二,為減輕母親負擔,仁民初中還未畢業,各處漂迫,張網、出海、刷漆、打鐵、游泳池救生員、代課,踏遍東海小島。

    從1956年到改革開放以前,在二十多年的奇變時空里,無論貴與賤,貧與富,智與愚,優與劣,在利欲功名,恩怨成敗的浪濤迷霧里,很多人落卻無助,但是朱仁民一家人卻能承受過來,這是最大的幸運。

    1977年以后,中國進入改革開放的自由競爭時代,朱仁民深感機遇到來。浙江畫院成立以后,因為朱仁民得過第二屆美展銅獎,調到杭州任專業畫家,飽受苦難的朱仁民此時覺得陽光分外燦爛,萬分感概。

    歲月悲苦路途難,

    云博浪擊天地傳,

    莫怨時空多奇變,

    物竟天擇又回還。

    1978年,29歲的朱仁民開始創作一幅長300米寬三米、名為《大道.海天篇》的巨作?墒,當這幅巨作接近成功的時候,一場災難降臨了。

    “我第一次覺得怎么會那么累,實際上我已經生病了,我還在弄,當時頭就暈了,啪就摔下來。后來到當地醫院,上海醫院,都說你這個很難站起來走路的! 朱仁民說,“我看到對面勞改所里有很多犯人,我很羨慕他們,哪怕判我三年五年,只希望我能夠站起來!

    但是,朱仁民的困難還不只是癱瘓,回到舟山群島后,又一個問題出現了。

    “說實在的,我租房的錢都沒有,沒有工資。父親有政歷問題,一輩子沒有工作,母親教書的錢要養活五口人,你怎么活下去! 朱仁民說,“母親悲疼不已,每天流很多的淚。難道國畫家的后人竟然如此無助”

    就在朱仁民絕望之時,有人想起國畫家潘天壽,朱仁民的母親有國畫家潘天壽先生留下的120多幅作品,在那時價值3億多人民幣,只要賣一兩幅,不但朱仁民有吃住,而且一家人都能過上好生活。

    正在大家覺得有希望之時,一個不是問題的難題出現了。

    “以前聽父親說過,這些作品是一輩子的精力,如果是分給你們姐妹的話,只有幾個人看,如果獻給國家的話,大家看,讓大家來評!敝烊拭竦哪赣H用帕娟擦著鼻涕說,“因為我爸爸就是這樣子,一生就是為中國民族,所以他在生病的時候,他就講我這些作品應該收起來!

    有人不懂:在萬般苦難之際,還猶豫什么,要知道這是合法的財產!為爭奪財產,有的人請律師,上法院,親人相仇,不惜一切。但是 她卻把這些財富捐給國家,分文未取,這難道符合人之常理嗎。

    應該認為,不同認識層次有不同的理。有時,一個層次的理,與另外一個層次理是倒置的,在一個層次上被認為是財富,在另外一個層次上卻認為是災難。朱仁民母親拋卻的是有價財富,得到的是無價財富,這個無價財富就是在苦難環境里煉成的意志與智謀。

    朱仁民母親的一個學生幫他找了一個住的地方,這是普陀山上的隱修庵。

    天!這是什么住地,那簡直象地獄!“幾千只老鼠,上面是農民曬谷的粒子,都已經破敗了掛在那里,一條蛇那么粗的就在頭上,第一次我看到很怕的,毛骨悚然,我叫我學生拿把菜刀來放在旁邊! 朱仁民說:“兩個屋梁之間蛇真的會飛的,跨過去,老鼠在那邊往下掉,然后過一會兒沒聲音了,血下來了,蛇開始慢慢往回游,吞這個老鼠,這種鏡頭對我癱瘓的人看在那里,就像自己當時的人生險遇,人生對我來說當時就是一種最大的問題,沒有其他想法!,

    孤身一人在普陀山受苦難,朱仁民的意志得到充分鍛煉,智能得到很大提升。

    “在破廟里,研究藝術與禪學,讀國內外的東西,這個時候才有一些哲學思想與人生的深刻感悟!敝烊拭裾f,“打坐的時候我望著很多的島嶼,想著造廟、鋪路、辦學三個事情,就像圣西門傅利葉實現烏托邦計劃,不管成敗如何,代表我思想的一個載體,一個傳達!

    在隱修庵的苦難歲月里,朱仁民以驚人的毅力趴在地上進行創作,入選全國第六屆美展,獲全國美展銅獎,獲全國七屆美展銅獎,不久,又入選首屆中國藝術節優秀作品展。

    在物質富裕的時代,有的人為一些微不足道的困難挫折而消極悲觀,以至于選擇極端,這些人難道說很不富裕嗎。決不是的!相對于隱修庵時期的朱仁民來說,這些人擁有太多的富裕,落卻的是志智。

    易學以為:天行其理,人為志智。天體依其原理運行,人類按照志智作為。這個志和智,就是人的意志和認識,正是意志和認識約束人的行為。物質富裕是不能鍛煉提升人的意志和認識的,只能通過環境鍛煉提升,正是在困難挫折的環境里鍛煉提升人的志智。

    只有物質富裕是不能代表人類輝煌的,人類志智才是世界輝煌的真正象征。世界輝煌是依靠人類志智所創造的, 世界平順是憑借人類志智所約束的,這決不只是物質威力所能協調的。

    也許是朱仁民善良美好的烏托邦計劃感觸蒼天,在癱瘓的第五年,朱仁民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的雙腿出現奇跡。

    “我發現是能爬了,但是爬的多了要痛苦,后來覺得這是在鍛煉,爬了大概也有大半年吧,我覺得這輩子就爬也無所謂! 朱仁民說:“這個時候我豪情萬丈,覺得老天不滅我,我覺得這輩子夠了,我沒有其他奢想了!

    半年之后,朱仁民竟然可以拄著拐杖重新站立起來!“真是老天開恩!”朱仁民含著淚水,望著天空。

    五年苦臥隱修庵,

    長夜難眠蛇為伴,

    蒼天感觸生慈悲,

    飽受苦難何所怨。

    1987年后,他輾轉于海外講課,辦美展。朱仁民的鞋,上面還有個標簽:產地:英國、行程,三大洲十五國,目前,退役。您知道嗎,這雙鞋他步行16年!

    朱仁民說:“我當時出去的時候,沒有任何地位,是很貧窮的。在行程中,一路被人家騙過來,一路被人家打過來,什么人都碰到過,什么事情都發生過,但是對于一個重新站立起來的人來說,這些困苦微不足道!

    雄關漫道崢如鐵,

    而今邁步從頭越,

    千難萬險擋不住,

    足跡遍布十五國。

    從隱修庵和十五國過來的朱仁民,猶如從二萬五千里長征過來的共軍,志智超強,所向無敵。

    朱仁民“長征”回國以后,發現了一個路子,當時,景觀設計學在國內還是一個空白,于是,1992年他第一個把這個學科引入國內,成立了杭州潘天壽環境設計研究院,

    “這個模式在全國是比較早的,做得比較好的,等到大家風起云涌的時候,我必須去做高難度的,人家做不了特別苦的,很多項目里面雕塑都是自己做的! 朱仁民說。

    通過這個行業,憑借藝術創造,朱仁民迅速積累了大量財富,準備實現美好的烏托邦計劃,他盯上了一個從遠處看像一個觀音躺在水面上的小島。

    1996年春天,朱仁民以9萬元賣下了這個一百畝的小島40年的經營權,并給它起了一個美麗的名字:蓮花島。

    “可以把自己的歷程通過蓮花島這個載體轉換出來,和盤托給這個世界,此時人的心情好象太陽光輝燦爛!敝烊拭裾f,“我設想把五百個羅漢放到水里去,這世界上沒有過,我覺得這個島是世界上最奇妙的,最大的一個藝術作品,這也不是任何藝術家會來造的,這種苦難、這種勞累,我覺得我能干!

    正如朱仁民母親說:“今天賺一點塑一個羅漢,明天又賺一點再塑一個羅漢,他自己一個人,沒人幫他忙!

    舟山市普陀區旅游服務主任沙燕紅說: “羅漢是石頭做的,很重又很大,汽車運過來,然后用起重機安裝起來,有些要把路基挖掉車才能進來!

    2002年央視《天下糧倉》開拍,有兩幅主題巨卷:《千里嘉禾圖》和《千里餓殍圖》。朱仁民花一個月時間完成了這幅巨卷,央視給朱仁民10萬元,予以收藏。朱仁民又用這些收入塑造羅漢。

    在買下小島的第十個年頭,朱仁民花費兩千三百萬元,如愿以償。在岸邊通往島上的800米長堤上,500尊羅漢雕塑形態各異、笑容可掬,這些羅漢都是他自己雕刻的,是普陀山觀音文化的延續和開拓。這是朱仁民根據現實生活中的朋友、影視明星、偶然碰到的人的形象塑造的。在入口處山崖上刻有“永久免費觀賞”六個大字。

    2002年,朱仁民在浙江湖州菱湖水鄉設計了21平方公里的生態旅游區,并在其中獨資營建水鄉藝術家村,為藝術家提供一處花園式免費創作、休閑基地。

    2005年,朱仁民又在杭州市杭印路開辟了潘天壽藝術沙龍,為藝術家、設計師提供永久免費休閑、展示平臺。

    為了實現這個理想,朱仁民在海島、水鄉、城市各處已投入人民幣近4000萬元,他沒有向人借過一分錢,都是自己歷年攢積一點、投入一點,他自己仍過著十分清貧的生活。

    20多年一直沒有自己的房子,現在還住在工作室里一張簡單的床上,朱仁民的母親為了支持兒子的事業,也一直住著破舊的房子,2006年10月,在朱仁民再三勸說下,他84歲的母親,國畫家潘天壽的長女才肯住進買的新樓房。

    2006年9月15日,朱仁民在新華網上發布了一條信息:他要邀請國內外貧困的藝術家來蓮花島上進行藝術創作,免費為他們提供吃、住和創作工作室,來去自由,時間不限。

    朱仁民滿懷期待地等候,但是大失所望,很少有人打來電話。即使打來電話,也讓朱仁民哭笑不得。

    “你這個事情是不是真的?我說真的,你只要按照我表格里的內容填好寄過來,需要的一些證明給我辦來,但是他們認為沒有這么好的事吧,就像我過去給一個老太太拎蛇皮袋,她卻不松手,她怕這個雷鋒把東西拿走!敝烊拭裾f:“心里很難受的,我覺得社會到了這么一個時期了,人的觀念對世界都帶有一種懷疑!

    朱仁民對于理想的追求沒有放棄,他在得知當地漁業枯竭,漁民生活困苦之后,決定把漁民帶到他的工作室進行培訓,讓他們通過藝術創造來謀生。只是,這和他當初邀請貧困藝術家前來創作的初衷有很大出入。

    漁民藝術家蔣德葉說:“他在很忙的時間里抽空教我們,特別感激他!

    朱仁民說:“通過美術創作,他也能夠比打魚的收入高一點,既有崇高的藝術追求,又能夠賺到錢維持生活,也為仁德!

    讓朱仁民擔憂的是,美好的小島正遭受著現代商業的沖擊,如今,因為填海造田,蓮花島正面臨著被吞噬的危險,不久的將來,高樓大廈將會永遠淹沒這個形似觀音的小島。

    朱仁民說:“用水泥板把所有的海灣填掉,作為靜觀設計師,從國際生態規劃的理念來說,我是很不贊同的!

    朱仁民現在是身兼數職:中國美術學院建筑設計院院長;杭州市潘天壽環境設計院院長;浙江大學城市景觀研究實習基地主任教授;浙江古陶瓷博物館館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他還多次獲中央文化部頒發的優秀獎,并被授予全國兒童文化先進工作者,全國民間美術優秀輔導員。去年五月,上海文學創作社提朱仁民上榜:中國當代四位藝術巨匠。

    朱仁民的可貴之處在于自投資、自設計、自制作,而且又都是免費開放,這不僅是國內少有,就是國外也鮮見。意大利國家電視臺駐總統府資深藝術評論家 瑪麗娜•比契,美國著名藝術評論家 威林伯格,意大利《歐華時報》常務副社長 章震等都著文贊揚朱仁民是中國當代的 米開朗基羅。

    他在大海中泡大,在藝術里成長,崇尚傳統,追求真理。他非科班出身,卻在藝術的深層次探討過程中努力求索,創造奇跡。他從苦難里過來,從病癱中起來,淡泊利欲功名,追求仁德慈悲,扶助公益事業。

    如今,年近六旬的朱仁民經常來到島邊的巖石上,欣望海浪,賞視普陀山,也許,他又想起了當年在隱修庵所設計的那個美好烏托邦。

    2006年歲末的一天,幾個來蓮花島上參觀的老太太看到一個個神態各異的羅漢雕塑,傾聽朱仁民美好的烏托邦計劃,崇敬不已,望著仁慈的朱仁民說:雖然 島上有500個羅漢,但是 您才是最燦爛的羅漢。

    人的理念層次有:利欲,功名,仁德,慈悲。利欲為低層,功名為初級,仁德為上乘,慈悲為頂界。

    其怨 唯以利欲。

    其敗 唯以功名。

    其恩 唯以仁德。

    其成 唯以慈悲。

    之所以怨天尤人,是由于利欲思想負擔過重。

    之所以落卻無助,是由于功名思想負擔過重。

    之所以恩澤于人,是由于以仁德為念。

    之所以成人于美,是由于以慈悲為懷。

    成人于美,是說人的理念達到美好境界,不只限于物質利益。獲取物質利益沒有錯,問題在于以什么理念對待。

    正是:

    低處迷望 利欲功名呈紛艷。

    頂界俯視 恩怨成敗映慈悲。

    從低層上迷望,對于追求利欲功名,有紛艷之態。

    從頂界上俯視,對于計較恩怨成敗,生慈悲之念。

    從悲難歷程過來的朱仁民 超越 利欲功名 恩怨成敗, 達到仁德 邁向慈悲至上境界。

    有詞為證:

    蓮花島上免費游,

    貧困藝人何用愁,

    五百羅漢創奇跡,

    豐功仁德永傳留。

    朱仁民的遭遇不但照亮貧困藝術家成功之路,而且是從一個受約束社會邁向偉大自由競爭時代的縮寫,其意義遠超越藝術范疇。蓮花島托出的是善良藝術家 悲美歷程,閃耀的是民族仁德 燦爛光輝。

    來源:《財富》

≡ 查看、發表評論 ≡

小受咬床单失禁的gv在线观看,亚洲a∨无码澳门在线,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漂亮人妻洗澡被公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