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管理資訊 >> 管理閱覽 >> 


跪寫海天間的他--朱仁民
  人氣: 【字體:
  發布時間:2009-06-19 09:53:29

他生在藝術圈,又在東海中泡大;他非科班出身,卻努力在藝術的深層中體味求索。

    他從苦難中過來、從病癱中站起、淡泊名利、堅韌不拔地做著件件令人感動的作品。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博導 潘公凱

    真是將門虎子,潘老遺風。

    --中國文人畫大師 陸儼少

    這是一位鮮為人知的藝術家。作為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潘公凱和已故文人畫大師陸儼少,兩位不輕易評人的畫壇重量級人物,從人生品格上,藝術氣質上如此描述評價,足見這位藝術家的可歌可書之藝術人生。

    他叫朱仁民。

    -- 他出身在藝術大師家庭,卻在東海小島跌宕了四十年。

    -- 七十年代末,他獨自租個游泳池揮掃出高3米長300米的宏幅水墨巨制《大道!ぬ炱。

    -- 八十年代初浙江畫院成立,第一位調他回杭州作專業畫家,他卻在制作巨幅中跌下致癱,貧病間入普陀山隱修庵長臥五年有余。

    -- 九十年代初作為文化人全國首例買下小島,從策劃、投資、規劃、景觀、建筑、雕塑、室內,十年磨一山,如此龐大的大地藝術作品尚屬罕見,全由他一個人獨立完成。

    -- 他從身無分文拄杖下山,歷盡文人難以承受的苦難將一筆筆畫出來的資金盡傾小島,為民眾建立一道免費旅游觀賞的海上藝術風景線,而他卻至今睡在工作室。

    朱仁民出生在中國畫壇大家潘天壽先生家庭,自幼耳濡目染接受著傳統文化的熏陶。生活卻將他拋至天涯海角,從漲網、出漁、打鐵、教書到游泳池救生員、舞臺設計、美術干部,足跡踏遍東海,四十余年天風海濤孕育了他對大海、藝術、禪學特有的靈性和堅忍不拔的秉性。

    他自幼酷愛美術,十歲獲全市美展一等獎,二十歲后發表了許多的連環畫插圖作品,三十歲開始獲文化部、中國美協頒發的多項榮譽、獎勵和國際美術交流展大獎。

    --潘公凱《蓮花洋人》序

    朱仁民年幼即隨父母去東海上的普陀島蟄居,在這當時還極荒蠻的小島,家喻戶曉有這么個天生背著個畫夾的人,幾十年如一日,畫下成千上萬的速寫作品。他甚至沒有感到過常人認為的那么多的刻苦過程,也不明白自己有沒有學習的停滯不前的創作磨難。很快樂地、執著地追求著繪畫和藝術。如此的狀態伴隨了他的整個童年和青年時期。

    大海多少年磨圓了多少億塊鵝卵石。若有一塊石頭尚且有棱有角直指蒼天,那定當是塊金鋼寶石,沒有天生的悟性和執著,沒有無意的追求和多于常人幾十倍的摸索,一個小島上的朱仁民怎么可能在繪畫上如此固執,如此迅速上進為一名藝術上脫穎而出的畫家?他唯一感到困厄與無可奈何的是極度的貧困和政治運動帶給他家庭和個人的壓抑?磕赣H一個女人三十幾元工資養活著至死沒有工作權利的父親和三個兄弟的全部生活,如何面對他那強烈的學習愿望呢。

    為了生活,他讀初一年級就與哥哥瞞著母親去對面小島上打工掙飯吃,希望減輕母親的負擔。由此開始他的足跡踏遍了群島中凡是有人居住的小島。對大海的了解和依存感,幾乎貫穿在他整個的人生藝術經歷之中。

    千山萬重石,一日兩度潮,幾十年間大海哺育、澆鑄了這個大海上的孩子,給予他無盡的智慧、力量和雄闊從容的藝術氣質。正如他在題畫詩中所述:


    生在海上羅漢胎

    天風海濤醍醐灌

    經磨歷劫千萬變

    似相非相自存在

    時添才情是非生

    才做功德悉成滿

    常越業海無名礁

    聊采覺浪智慧花86c .net 企 業 信 息 網 編 輯


    終于有一天他租用了自己任過救生員的游泳池,將一張張六尺宣紙拼接成三米高的寬度,將成箱成箱的墨汁倒入水桶,無法無度無功無利無目的地整整畫了三百米水墨巨作《大道"海天篇》,從混沌初開的大海到風起云涌白浪滔天,回復平靜,最后海天歸一。朱仁民潑掃得物我兩忘,盡興盡致,直至在拼接工作的腳手架上跌下致癱,這是這塊海洋上第一個以心和血潛入海中來表述自己對大海認知和心里由壓抑到爆發的一個過程,如同交響曲般宏大雄闊、氣吞山河。當時尚不知哪有個叫吉尼斯可以申報,也不知道沒有錢來完成裝裱,更不知有沒有如此大的展覽館來展示這一作品。在直至1987年浙江電視臺為他拍攝上下集專題片“;辍睍r,將六大箱作品用小卡車運到杭州海軍療養院室內球場,雇了一群民工,將整個球場圍了一圈還不到作品的一半。那飛濺的墨色,斑斕的白光,通過這如篆大毫,將朱仁民的心境,徹底地潑向大海,因為沒有任何功利目的,抖露的才是真正的自我,傳統的技法自古以來對大海沒有表達經驗,大寫意的水墨畫家歷史以來沒有在大海上生活過,朱仁民要將自己猶如“老人與!敝械娜伺c大海的復雜情感通過傳統的工具、材料表達,他認為顯得纖弱與蒼白,他在不得已的探尋與自然的流露中選用了將游泳池作畫桌,經加工的掃把作筆,300米×3米的宣紙作畫面,這樣才使他得以酣暢、淋漓、自由自在地心情潑瀉。此時他曾有意識地違避傳統的技法,在宏闊中難免摻雜入粗率,噴發中難免夾帶狂野。

    由此,他倒下了。1980年底,他那強有力的手和筆無可奈何地垂下,他沒有想到倒下的滋味竟會是這樣的殘酷和無助。沒有錢治病,沒條件養息,連起碼的住房都沒有。他徹底地絕望了。對死的渴望竟會遠遠超過對求生的追尋,盡管他也竭盡全力的企圖抗爭,不斷地請人幫他播放命運交響曲、英雄交響曲,滿屋子貼上“天生我才必有用”“苦難是成功的墊腳石”,希望以此激發出對命運的抗爭力,可是總無濟于事,他失去了人起碼的自理能力。人生就是如此地具有戲劇性,因為無錢租房,房東們也怕將房租給一個長癱的病人,其母親的學生介紹他去普陀山一座山頂上的荒蕪破廟隱修庵養病,那里不要房租。此時的隱修庵,荒涼破落,斷壁殘垣,上千只老鼠、松鼠和一條大蛇伴他整整度過五年有余。

來源:新浪博客

≡ 查看、發表評論 ≡

小受咬床单失禁的gv在线观看,亚洲a∨无码澳门在线,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漂亮人妻洗澡被公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