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kuww"></acronym>
<option id="akuww"><optgroup id="akuww"></optgroup></option>
<option id="akuww"><optgroup id="akuww"></optgroup></option>
<acronym id="akuww"><optgroup id="akuww"></optgroup></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 管理資訊 >> 管理閱覽 >> 


披露中國企業管理中的四大怪
  人氣: 【字體:
  發布時間:2008-12-18 12:33:05

來源:智聯招聘

    一、沒有等級就沒有管理

    一個中國人最熟悉不過的場景是:無論是吃飯、開會總要論資排輩,講究個排位,有句老話說得好“吃得好不如坐得好”。嫁娶有嫁娶的禮法,就是死了人,連披麻戴孝都是有長幼

    序列之分的,磕頭下跪都是有章法的,不能隨便亂來的。這一切都要歸功于“經國家、定社稷、序人民、利后嗣”的中華民族的“根本大法”《禮記》,“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

    《禮記》對中國歷史的影響連綿數千年,不絕于今世后事之中,以至于中國的企業在制造產品和服務的同時,還在生產一樣的東西,有等級的生產關系、不平等的生產關系,如果分不出高低上下、君臣長幼來,中國人就不會管事了、也不會做事了。這就是中國式管理的最鮮明的特征。

    數千年的嚴格的宗法體系下的歷史,使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對權利的渴望與崇拜如同發情期的公獸對母獸般的近乎宗教式偏執與狂熱,權利等級中至高無上的當然是皇帝,然后在此基礎上又分生出諸如“老爺”、“老大”、“老板”等等尊稱,巾幗不讓須眉,同時還有“老娘”之自稱,千年的饑渴驅使下的中國人,一旦條件具備立即就要“稱王稱霸”,畫地為牢,也來個過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钡陌a。

    中國人能真正做上官,過上官癮的畢竟是少數,大部分人無法真正品嘗到做高官大馬的滋味的,這種狀況直到改革開放后,得到了根本的改觀,人人可以經商辦企業,做不到官的,做不了官的,做官不如意的都可以選擇辦個企業實現自己未了的官夢與財富夢,F如今是“一流的人才去做官,二流的人才做生意,三流的人才去教書”,做官不成退而次之做生意,中國的企業家是既想做富人,又想過官癮的一群人,而且不僅僅是為了過官癮,而且骨子里都是為了過“皇帝”癮。

    于是企業就成了個王國,里面有國王、有臣子、更有臣民,管理者為官、被管理者為民,一切都與官場一樣,有論資排輩之序,也有長幼尊卑之列,從級別、資歷、工資、待遇、權利等等,一切都沒有能逃脫那部“根本大法”《禮記》的魔咒,管理者為了維護“王者”的利益,為了管理的方便、為了管理者的利益,往往都只能犧牲或侵犯員工的利益為代價。在企業中,尤其是靠出賣勞動力為生的員工,地位只相當于數千年以前的“奴隸”,唯一的區別是現代奴隸是有人生自由的,可以隨時逃跑,但是出了狼窩一樣的還要入虎穴。因為相同的文化背景下,制造生產出來的管理者,僅僅是大同小異,都是一群來過官癮并指望有朝一日能過“帝王癮”的管理者。

    在這種思想和文化基因的作用下,制造不平等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制造不平等的生產關系,是從企業投資者、決策者、管理者身不由己、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行動和追求。

    于是管理就成了官理,目追求的首要目標不再是經濟效益而是“唯我獨尊”,是如何讓自己的意志在企業各個角落開花結果,就像一頭公獅子一樣,不管有無必要在自己的領地里到處撒上自己的尿。于是這個王國中的所有的人都和機器一樣,成為了其意志的工具與奴隸。所有的人都要像機器一樣沒有思想地躺著,像奴隸一樣有思想地跪著,等級社會并由此開始,“分封制”與“井田制”開始盛行,不平等的人身關系與生產關系就像生產線一樣產品一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在被生產著。

    二、管理是一場“自家人”與“外人”的戰斗

    中國企業里的怪現象,不懂經營的人可以做經理,不懂財務的人可以做財務主管,大字都認不全的人都可以做行政主管,連加減乘除都不會做的也許會負責采購與倉儲,如此等等,企業總是讓外行領導內行,外行為了顯示自己的權威,就要不斷地制造錯誤的決定,外行為了把事做好,就要不斷地對外行的錯誤決定進行阻止、抗爭、反擊、戰斗,于是管理就成了一場永遠沒完沒了的戰爭。

    原因其實很簡單,沒有能力的人往往都是老板自家的人或者被打上“兄弟”、“自己人”記號的那一群老板最信賴的“食客”。而有能力的人往往是外人,不易被老板所信任,如果放權給外人做事,還是的條件的,一定要有一個“自己人”在旁邊監督方才讓老板放心。

    “打仗親兄弟、上陳父子兵”這種現象在民營企業中表現得特別明顯,而在國企中則表現得相對含蓄,由于有才能的人得不到重用,沒有能力的人可以坐享其成,甚至天天在做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事,于是在企業內部有才能的人與有管理權的戰斗就成為了中國企業中家常便飯的事,也是中國式管理中的一道最“亮麗”的景觀。

    筆者去年擔任一家民營企業的顧問,公司從主要的崗位或重要的部門,都是與老板有親緣關系的人,兄弟姐妹、姐夫、妹婿、弟媳婦、姑嫂等全都占據公司重要的崗位與位置,于是有能力的管理人員與業務人員相繼離開,沒有能力或沒有勇氣離開公司的人,就開始用小恩小惠與老板的家人搞好關系,做一些吃里扒外的事。

    這個公司最大的特點是:當你向老板建議,某某人不錯,應該重用。老板會瞪著眼睛看著你說:“我們公司有好人嗎?”,當你說某某人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時,老板反到會很滿意,深有感觸地說:“這個世界上好人難找啊”。

    更有意思的是,一旦公司出了問題,老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回來“自家人”痛罵一通,責令他們要嚴防死守,不要讓“不懷好意的”外人鉆了空子,然后開上自己的車出去談“大生意”了,管理依然混亂、戰爭依然在繼續。類似于這樣的情況,在中國的企業中,司空見慣,“自家人”與外人的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一直要打到企業關門倒閉為止。

    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即使在現代企業依然沒有能擺脫數千年來宗法社會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關系模式,“親親而尊”基因在現代社會中就像一個癌細胞一樣,侵蝕著企業的肌體,幾乎成了中國企業的不治之癥,一旦泛濫,必死無異。

    三、沒有“熟人”就不會做事

    中國人的熟人文化可謂是根深蒂固,幾乎可以上溯到我們的老祖宗還在樹上生活的時代,幾事對熟人可以格外開恩,原則與規距可以放在一邊,如果是對陌生人,善者公事公辦,嚴格按制度和規距辦事,惡者則是橫挑鼻子豎挑眼,如此導致中國人幾乎只能生活在熟人圈里,沒有熟人就不會做事了。這種固疾至今陰魂不散,導致一切的制度、規章往往只對某些人有用,對某些享有特權的人總是沒有用。但是現代化的大生產、工業文明、商業文明以及如洪水一樣涌入的西方文化,崇尚的更人性化人的、人道的,人與人之間平等與對等的關系,需要建立以法律文化、制度文化為基礎的陌生人的文化。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的差異與對立造成的沖突,使中國的企業就像魔鬼附體一樣,處于一種不可思議的狀態之中。

    表現在:

    1、在對內關系中,企業管理層中,往往都有自己人,即使是高高在上的老板,也不例外,制度往往是保護自己人對付陌生人的工具。

    2、在對外關系上,企業在尋找方方面面的熟人,因為有了熟人好辦事,企業的經營狀況往往由企業的熟人的數量和質量來決定。

    3、為對尋求對內對外關系中的熟人,必須要犧牲原則、制度、法度來謀求不可告人的熟人的關系,如此使企業始終處于法律或制度風險的邊緣,往往熟人犯事企業失火。

    4、拉大旗作虎皮,企業需要花費很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去攀高枝、拉大旗,同時企業內部關系也會在外部尋找靠山,讓老板不敢小看自己,更不可以隨便動手動腳。企業的經營者管理者不得不花費大量的精力來平衡內外關系,以至于無力顧及企業長遠的發展。

    企業長期在一種不可思議狀態中生存與發展,所以筆者國舉企業家們,在資本積累一定的時候,適時讓資本走出家門,走出國門,尋找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四、沒錢的時候做夢都想錢,有錢后連夢都不會做了。

    這是中國民營企業家,那部分先富起來的人面臨著的通病和心病,沒錢的時候天天做夢都想錢,結果一旦有了錢,卻不知道怎么活了,使得企業也失去動力和目標。

    其實原因很簡單,中國數千年來的積貧積窮,導致人們普遍地向往錢、渴望錢的時候,讓自己的靈魂成為了金錢的奴隸,即使有了錢后也不能改其奴性,把金錢當作了人生的唯一追求,把所有的人的都當作發金錢的奴隸,強迫所有的人都要屈從于金錢的力量。

    有了錢后就敢于不把別人當人看,不把員工當人看,其實也就是不把自己當人看,一個不是人的人,財富越多越找不到自我,財富越多越不會有快樂。

    其實金錢只是生活或生存的工具,獲取幸福和快樂的手段,一個要想有快樂,必須首先要讓自己周圍的人人快樂,當金錢成為了成就自己、成就家人、成就他人的工具時,金錢的力量就會在正面閃閃發光。

    所以當一個人有錢的時候,只要做一件事,就會立即得到永恒的快樂,那就是利用金錢成就更大的事業,讓更多的從在事業中展現自我價值并獲得成長和成就的快樂。

    中國的企業家,只要學會做金錢的主人,有了錢后夢就會越來越多。

≡ 查看、發表評論 ≡

小受咬床单失禁的gv在线观看,亚洲a∨无码澳门在线,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漂亮人妻洗澡被公侵犯